Chameleon

皓哥,淑贞,杀神,曾经觉得他们现在成为教练,除了以前时代的运动员出路有限以外,还是有一些执念的。忘了是看的采访还是什么,说皓哥带小胖,也有一种想圆了奥运梦的心。

那两个呢。他们自己说退役了之后不想当教练,我还挺信的。大满贯了嘛,在这个行业来说,没什么可念想的了,再加上现在出路比以前多了,如果存心想离开这个圈子,也能挺滋润的。

可就莫名其妙觉得,觉得他们还是有念想的。具体是什么,除了他们自己,可能只有刘指导知道吧。


全运会之前人说他能不能参加真不一定啊,他报名了。全运会之后人说估计要退了吧,这时间点多正常啊,他报名了。博说,没有什么比退役更痛苦了。一条路。他走的那么痛苦。如果有一天最终停下脚步是因为什么,我觉得不会是因为痛苦本身。他来面对这份痛苦的坚强已经足以跨越它了。


搞不定呢,搞不定人都说他退啦退啦的时候,他又报名了呢。毕竟人都“无惧未来”的时候,他独自一个人回了一趟14年。


下一回、下一回,搞不定他又会一个人走回16年呢?谁知道呢。



评论(2)

热度(4)